扶移生

今天下课的时候收到了@纳兰妙殊 的散文集《粉墨》,立刻打开来看,看到最后,不免落泪,有感如下:

我常常不愿意看别人的传记或散文,因为散文无非写人,而众生皆苦,都活的那么难,纵使光亮总是有的,也无法掩盖灰暗。看着每个人的人生,难免心里难受。又想到他人之今日,岂非我明日,又不由得惶恐。但最后还是拿既然现在存在就好好活着安慰自己。
很多时候,我把这种恐慌写出来,诉说给别人听,就感觉平静了一点,这是对命运的妥协,我也愿意称其为成长。我无法写的动人,但能说的真诚,久而久之,每次遇见什么困难,就拿这些来使自己镇定。
想了想,人就是软弱而又逼着自己坚强的动物,我们知道前路又惧怕未来,但正是因为有限才显得珍贵,此刻我们每个人的记忆都如此美丽,真愿思想长存。
我也曾想写些什么,但往往因为懒惰或没有灵感放弃,我想大概天才也是很少的,都是要通过不断的练习,才能成功。更何况天才能给予的也只是灵感,如何描绘它,如何栽培这颗种子,才是大多数人苦恼的。
人生在世,有热爱的东西何其幸运,我能有勇气翻开这本书也很幸运,看到尾声不禁掉下泪来,都是写人生,写命运,人与人如此相同又不同,我想,每次我看到的和我经历过的,都能激励我再积极,再轻松些。

希望您能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,在写书的路上人生的路上不断前行,身体健康。

我天性凉薄

若向谁表达对什么欣喜对什么钦佩

往往是在心里掂了不知多少个才说出来

如果有谁曾接收过我的一些诡异又俗气的赞赏喜欢

是因为我得意的忘了型,又心里真的太喜欢你,才敢说心里真正的喜欢。

睡前故事-管理员:

越过山丘 虽然已白了头

喋喋不休 时不我予的哀愁

还未如愿见着不朽

就把自己先搞丢

越过山丘 才发现无人等候

喋喋不休 再也唤不回温柔

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

在什么时候